开发 Whatman™
“编织”纸 
在Whatman™公司以实验室过滤而闻名之前,其创始人发明了世界上最好的书写纸
1733年,创新者James Whatman将纺织技术应用于造纸。 他的新型“编织”纸既坚固又光滑,非常适合美术和高质量印刷。Thomas Gainsborough将该纸张用于水彩画,John Baskerville用于印刷,后来维多利亚女王用作信件。 
发现血浆替代品 
血浆替代品的开发为紧急输血挽救了生命,并为处理伤害和创伤提供了新途径 
1941年,研究员BjörnIngelman想知道为什么他的甜菜汁变得粘糊糊。 他将病因追溯到葡聚糖,这是一种细菌从蔗糖中产生的多糖。 也许这种粘性物质可以代替输血中的血浆? 他的好奇心促成了Pharmacia的Macrodex™葡聚糖解决方案。 
开创纸质层析 
科学家使用Whatman™滤纸检测混合物中的不同物质,从而启动了纸层析技术,将其用于临床研究和开发 
1944年,研究人员Consden,Gordon和Martin使用Whatman™品牌滤纸条进行了早期的纸层析实验。 这些研究旨在确定蛋白质中氨基酸的数量,并补充了后来使Martin 和Synge获得诺贝尔奖的并行研究。 
发明凝胶过滤 
凝胶过滤的发展使得可以按尺寸分离生物分子,也称为尺寸排阻层析法 
在瑞典Uppsala University,科学家Jerker Porath和Per Flodin发现,由于“失败”实验的结果,填充了交联葡聚糖凝胶的层析柱分离出了蛋白质。 Flodin和Porath发表了这一发现并将其带给Pharmacia。 该公司于1959年推出了首个凝胶过滤树脂Sephadex™葡聚糖凝胶。 
改善细胞血清 
开发出第一个高质量血清的创新技术使现代细胞培养过程成为可能
Rex Spendlove博士在研究影响发展中国家儿童的致命病毒性疾病时因无法获得高质量的血清,他自己开发了一种血清。 他的努力创建了HyClone™血清,这为当今细胞培养生产中使用的收集、过滤和加工技术奠定了基础。 
向所有需要胰岛素的人提供胰岛素 
使用层析柱纯化胰岛素可使这种关键激素得以大规模生产,从而为糖尿病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疗方法 
1968年,Pharmacia使用大型层析柱(先前用于乳制品生产中的牛奶过滤)从牛和猪的胰腺中纯化胰岛素。 最后,这种疗法可以大规模地用于糖尿病的治疗。 
利用SPR技术 
SPR技术的发展使研究人员能够实时研究相互作用的分子,并且无创且无标签,从而可以开发出更好的新药物
表面等离振子共振(SPR)技术于1983年用于生物系统的首次实时生物分子相互作用分析。SPR技术最终导致Biacore™系统的发明。 如今,Biacore™仪器将继续提供先进的光学生物传感,以及实时、无标签和无创分析。 
升级纯化技术 
蛋白质纯化技术的创新为科学家提供了急需的蛋白质快速液相层析(FPLC)处理升级 
1996年,科学家们开发了一种在单个灵活的平台上执行所有液相层析技术的方法。 这项新技术促成了ÄKTA™仪器的开发,并因其多功能、模块化和可靠而广受赞誉。 如今,Cytiva被公认为向生命科学界提供制备性蛋白质纯化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 
开拓性的FTA论文 
FTA技术的发展使科学家无需冷藏即可收集、运输、存储和纯化DNA 
1999年,通过在滤纸中掺入多种化学物质,发明了一种可以保存遗传物质样品的新纸。 这个独特的系统能够裂解细胞,防止细菌生长,并保护DNA。 最后,科学家们可以在室温下安全,轻松地收集、运输、存储和纯化DNA。 
新兴抗体 
随着抗体的治疗用途获得快速成功,导致工艺开发和生产需求增多。 高效且稳定的蛋白质A层析法仍然是单克隆抗体纯化的标准,但是需要新的填料功能 
在2001年,Cytiva推出了第一个MabSelect™填料来满足这些不断增长的需求。 基于一种新型的高流量琼脂糖基质,这种新型填料可在一个工作日内处理超过10,000升。 在第一个MabSelect™产品发布之后,我们继续开发其他MabSelect™版本 — 所有这些都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进,以促进抗体的研究和生产。 
一次性生物反应器的发明 
一项新的生物制造技术超越了不锈钢系统不灵活的“就地清洁,就地蒸汽”协议 
2002年,Parrish Galliher失业后,遵循了他对生物制造新范式的愿景。 最终的Xcellerex™仪器提供了一种可使用的平台,该平台使用的热水更少,并且灵活高效,彻底改变了不锈钢生物制造的规程。 
绘制人类基因组图 
先进的DNA测序技术是本世纪初科学界的重要关注点,并且是研究和临床护理的重要领域 
Amersham Biosciences通过开发创新的高通量测序技术来响应这一要求。 MegaBACE™平台完成了用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约30%的作图,该计划最终成功地完成了首次对人类基因组进行的完全测序 — 这是一项历史性成就,放在今天来看,也是在医学上的重大突破。 
用CAR-T治愈癌症 
从化学合成药物转向生物药物和基于细胞的疗法,为那些正在与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糖尿病等疾病作斗争的患者提供了希望 
2012年,Emily Whitehead是第一个通过CAR-T细胞疗法抗击癌症的孩子。 我们的研究人员使用生物反应器来培养工程细胞,并确定每种细胞类型的最佳条件。 他们还使用激光供电的流式细胞仪研究细胞特性,并使用机器人进行生产自动化实验。 
培育新发现 
我们正在努力通过创新与合作来改善生物医学的未来 
2018年,Cytiva与瑞典政府共同创建了Testa Center™,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试验台,其任务是寻找支持学术界,生物加工行业和初创企业的新方法。 在这个创新中心,研究人员可以使用最新的技术、设施和资源来培养新的创意和技术。 这是全球协作和探索的极强跳板。 
推出Fibro技术 
治疗性蛋白质仍然是医学研究和临床护理中日益关注的领域。 有效和高效的纯化过程对于为需要的患者提供这些关键的治疗至关重要 
2020年,Cytiva推出了首款基于静电纺纤维素纤维的Fibro层析产品,该产品可实现高流速和高结合能力。 Fibro技术提供从过程开发到制造规模的灵活、高生产率的纯化解决方案。 
加速击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我们与整个生命科学界一起,为预防和管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提供支持 
为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研究人员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发了免疫和治疗方案。 Cytiva科学家参与了全球70%的工作,其中包括380个疫苗开发计划和200个单克隆抗体计划。 

Cytiva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将继续丰富的探索和发现之旅,改善人类健康。